时隔34年再办美国公开赛 关于乡村俱乐部不可不知的九件事
原标题:时隔34年再办美国公开赛 关于乡村俱乐部不可不知的九件事 (美巡赛PGATOUR/文)马萨诸塞州布鲁克林的乡村俱乐部见证过一些高尔夫中最具历史意义的时刻,它将在本周的美国公开赛上给球员们带来一场古老的考验。 如果你喜欢狭窄的球道、厚实的长草,超小的果岭,以及硕大的岩石,那么乡村俱乐部会让你心满意足。 球场改造者吉尔·汉斯说:“它将带来一场有趣的心理考验。” 换言之,美国公开赛将保留其一贯风格。 (乡村俱乐部将主办第122美国公开赛) 第122届美国公开赛是乡村俱乐部第四次举办该赛事,以下是关于这个历史性球场不可不知的九件事: 1. 建造一个地标 如果在高尔夫世界中有一块土地进化了,那就是乡村俱乐部。自1892年一群绅士在讨论需要一个建造以户外活动为中心的俱乐部时,这块位于布鲁克林、距离波士顿中心的灯塔山仅仅6.5英里的土地就有了合适的用途。 会员们于1893年建造了最初的三个洞,然后苏格兰人威利·坎贝尔成为了该俱乐部的首席教练。坎贝尔设计了另外六个洞。到了1899年,他创建了一个18洞的高尔夫球场。与此同时,乡村俱乐部的官员与纽波特乡村俱乐部、辛纳科克高尔夫俱乐部、芝加哥高尔夫俱乐部和纽约市郊外的圣安德鲁高尔夫林克斯的同行成立了美国高尔夫协会,该协会开始运营全国锦标赛。 直到1902年,乡村俱乐部才举办了首场全国锦标赛——美国女子业余锦标赛。 如果你还记得当时的初衷是要建造一个具有各种活动的俱乐部,请放心,乡村俱乐部遵循了这一宗旨。高尔夫球员与那些喜欢飞碟射击、滑冰、曲棍球、游泳、网球、桨板和壁球的人们分享着这个俱乐部。如果你听到“加拿大俱乐部”这个词,请注意,这跟威士忌无关,他们只是一群热爱冰壶运动的乡村俱乐部会员。 2. 也许你听过1913年 听说过弗朗西斯·奥伊梅特这个名字吗?他可以说是缔造了高尔夫历史上最精彩的故事,无数的报纸杂志曾报道过他,他的故事还被写进了书里、拍成了电影。 回顾一下:当年这位20岁的乡村俱乐部前球童从位于克雷德街246号的家里走到对面,以业余身份参加1913年美国公开赛。奥伊梅特首轮交出77杆、六杆落后;在第二轮交出74杆后,他将差距缩小到了四杆。第三轮又交出74杆后,他登上了并列领先的位置。三位54洞的并列领先者——奥伊梅特、哈里·瓦尔登和泰德·雷决赛轮均交出79杆,三人进入了18洞延长赛。 当然,奥伊梅特在周六的延长赛上交出72杆获得了冠军,瓦尔登交出77杆,雷78杆。 在这个故事中,有一个容易被忽视的闪光点,在1913年的大部分时间里,美国公开赛都选定要在长岛的美国国家高尔夫林克斯举办。但这与当时最大牌的两位明星——瓦尔登和雷的日程安排有冲突。乡村俱乐部没能得到八月举办的机会,但当英国球员们表示九月份没问题的时候,乡村俱乐部抓住了这个机会,首次举办了美国公开赛。 我们并不是说奥伊梅特如果在美国国家高尔夫林克斯的话就不能获胜了,只是那样的话,他就不能走过马路就到赛场,不是吗?这难道不是该故事中最迷人的地方吗? 后续故事:普通人奥伊梅特展示了高尔夫运动是属于大众的,美国高尔夫球场的数量在下一代中翻了一番。奥伊梅特与鲍比·琼斯一样,终身都是业余球手。他与球童埃迪·劳瑞的友谊持续了一生,在他于1967年与世长辞时,劳瑞为他的这位好友抬棺。 3. 是的,但重要的时刻是谁赢了? “哈里·瓦尔登和爱德华·雷,两位林克斯大师昨天在乡村俱乐部证明了,他们比弗朗西斯·奥伊梅特更优秀……” 好痛啊。这么多年过去了,看到这些文字依然让人感觉到心痛。不过好消息是:这段文字是关于1920年的一场赛事的,是在那场真正重大赛事的七年后。那是一场36洞的团体比洞赛,奥伊梅特、瓦尔登和雷都参加了。在3000名乡村俱乐部会员以及他们的嘉宾们面前,瓦尔登和雷组队以赢4洞胜3洞击败了奥伊梅特和杰西·吉尔福德组合。 不过,弗朗西斯·奥伊梅特在1913年获得戏剧性胜利之后,在乡村俱乐部所参加的后续比赛里都表现平平。 他在1915年的州公开赛上的打得不错,但是308杆的总成绩只让他获得了并列第4名,比冠军瓦尔特·黑根落后了10杆。 奥伊梅特没有参加1920年的州业余锦标赛,但是两年后在乡村俱乐部举行的美国业余锦标赛第二轮,人们感受到了震惊的滋味。《波士顿环球报》写道:“鲁迪悲哀地摧毁了波士顿高尔夫追随者们的希望。”鲁道夫·克内珀以赢4洞剩2洞淘汰了人们所热爱的奥伊梅特。 令人欣慰的是:1925年,奥伊梅特在州业余锦标赛上获得了第六次也是最后一次冠军,这也是他在乡村俱乐部仅有的另外一场值得被关注的冠军。 4. 是骑手还是球手? 1880年代,一场身份认同危机严重困扰着乡村俱乐部的会员们,这场危机持续了之后的30年——是赛马还是高尔夫? 骑手们是先来者,他们在赛道上的激烈比赛带来了极大的乐趣。高尔夫球手们来得稍微晚一点,而且属于少数派,所以看起来两者是一种和睦相处的状态。 然而,随着高尔夫球手的增加,球场从三洞增加到九洞再增加到18洞,“高尔夫球手们不愿意骑手们踏上他们的球道,而骑手们则抱怨球手们不会总是小心翼翼地避免击中他们,”前俱乐部历史学家埃尔默·卡珀斯写道。 直到1935年当最后一场赛马比赛举行时,最后的赢家才被宣布。然而,作为对俱乐部历史的尊重、亦或是会员们不愿意改变,这条围绕着第一洞和第18洞的跑马赛道一直保留到了1969年。 5. 17号洞的故事 我们并不建议你效仿1999年的本·克伦肖在莱德杯上那样亲吻17号洞,不过如果你想要拥抱该球场所上演的大满贯历史,那就得从这个倒数第二洞开始。 这个被称为“肘部“的左狗腿洞并不会给球手们造成多大的恐慌,这个长度仅为373码的短洞对于大多数球手来说,只要开球上了球道,那么只需用短铁杆攻打果岭。 然而历史告诉我们:这个洞是上演戏剧性大戏的主要舞台。 弗朗西斯科·奥伊梅特决赛轮在17号洞抓鸟,助他进入了与哈里·瓦尔登和泰德·雷的延长赛。在周六的延长赛上,奥伊梅特在这一洞再次抓鸟,锁定了胜利。 1963年在美国公开赛上两杆落后于托尼·莱玛的朱利叶斯·伯罗斯在17号洞将差距抹平,因为他抓鸟而莱玛吞下柏忌。杰基·丘比特和阿诺德·帕尔默本来可以直接获胜的,但是他们分别在17号洞吞下双柏忌,跟伯罗斯一起打成三人并列。伯罗斯在延长赛上锁定桂冠,是的,他又在17号洞抓鸟了。 不过,柯蒂斯·斯特兰奇并没有因为他在17号洞的三推柏忌而感到沮丧,虽然这令他在1988年的美国公开赛上与尼克·法尔多战成平手。那是因为斯特兰奇在延长赛上 以71-75杆轻松战胜了对手。 (贾斯汀·伦纳德在乡村俱乐部17号洞被莱德杯队友们围住) 1999年的莱德杯贡献了一出大戏,美国队从两天后10-6的劣势中逆转,并有机会取得胜利。不过,他们迫切需要在贾斯汀·伦纳德和何塞·玛丽亚·奥拉扎宝的对阵中至少赢得半分。 西班牙人在17号洞面临较短的小鸟推,然而伦纳德却从40英尺外灌球进洞,这让球迷、美国队队员及家属们,以及克伦肖都陷入了疯狂。 6. 大满贯球场改造家吉尔·汉斯 大满贯赛将在吉尔·汉斯以及他的得力助手吉姆·瓦格纳改造的球场举行,这已是一个月内的第二次了。 “与我所到之处的任何地方相比,这个地方的风景很不同,”汉斯说,他于2009年开始与乡村俱乐部的官员们开始商议改造工程。“如果不提及它的地貌、壁架和布丁石岩石,你就无法谈论乡村俱乐部。” 露出地面的岩石可以追溯到设计师手里没有大型器械的年代,因为他们转而去挑战球手们如何绕道而行。 乡村俱乐部以狭小的果岭和茂密的长草著称,需要用精准的击球攻打球道和果岭。换言之,这里是一个典型的美国公开赛舞台。汉斯所要做的是找到几个新的发球台,将距离增加200码(不过7264码仍然是比较短的),并需要监督细致的树木修剪工作。修剪树木是出于农艺和美学的需要,但是汉斯需要小心翼翼地不去破坏乡村俱乐部盲打的特色。 当1913年奥伊梅特赢得比赛时,关于131码的三杆洞11号洞有过很多讨论。不过在1963和1988年美国公开赛在此举办时就没有了。就算是采用挖起杆,球手们也将面临这个起伏不平的小果岭所带来的挑战。 但这也是一个高回报的球洞,可能在今年的大赛中发挥出重要的作用。 499码的四杆洞3号洞从左向右拐,只是你似乎永远看不到球道。当你准备攻打果岭时,你会在它的后方看到一个池塘,那是1956年奥运金牌得主坦利·奥尔布莱特磨练滑冰技巧的地方。 另一个499码的“野蛮球洞”是四杆洞10号洞,叫“喜马拉雅”。开球一杆必须飞跃右侧露出地面的岩石。一旦你越过了这个障碍,那就必须越过左边的另一块露出地面的岩石。在1999年的莱德杯上,它是作为五杆洞来打的。 对于这些习惯于用发球木和六号铁打550码球洞的美巡球手们来说,很少会用“野蛮”来形容一个五杆洞。但是乡村俱乐部619码的五杆洞14号洞很可能不会产生很多老鹰球,实际上,你可能会看到很多球手的第三杆都错失了果岭。 7. 在奥伊莱特之前,还有赫克 乡村俱乐部所举办的首场全国锦标赛是1902年的美国女子业余锦标赛。在20世纪初,该球场被描述为“在女性赛事方面非常活跃,”因此这非常合适。以上的话语是1899年美国女子业余锦标赛冠军露丝·安德希尔所写下的。 1902年的美国女子业余锦标赛由来自新泽西州西奥兰治市的吉纳维芙·赫克成功卫冕。 虽然来自波士顿以北30英里的柯蒂斯的姐妹们——玛格丽特和哈里奥特——吸引了最多的球迷,但最终还是赫克俘获了他们的心。她以赢4洞剩3洞击败了乡村俱乐部的路易莎·A·威尔斯。 不过,玛格丽特·柯蒂斯连续第二年成为了奖牌获得者,她是1900年首次参加该赛的。1905年再次失利后,玛格丽特在1907、1911和1912年再度赢得了该赛冠军。 8. 其他赛事 关于本周的美国公开赛,你可能已经耳熟能详了。关于1913年的那场美国公开赛,你也可能听过很多遍了。但是有一点:当今年的比赛闭幕时,就意味着美国公开赛在乡村俱乐部的举办次数追平了布鲁克林以北35英里处的近视狩猎俱乐部举办该赛的次数。 (马特·菲茨帕特里克在2013年的美国业余锦标赛上捧杯) 近视狩猎原来是在“轮值表”上,举办了1898、1901、1905和1908年的美国公开赛。而乡村俱乐部是1913年首次举办美国公开赛,之后等待了50年才举办第二次,25年后是第三次,34年后才到这一次。 这也将是该球场第17次举办USGA的比赛,仅次于美浓的18次。 9. 斯特兰奇孪生兄弟的故事 亚伦·斯特兰奇告诉他的叔叔乔丹·鲍尔说,那个主意不错,但是他不能去。“每次我去,他都打不好,”亚伦说。不过乔丹叔叔决心已定,亚伦妥协了,于是他们俩,加上其他两位朋友,于1988年6月20日上午前往波士顿。 他们是去看柯蒂斯·斯特兰奇在美国公开赛的延长赛上对阵尼克·法尔多。 亚伦是柯蒂斯的双胞胎兄弟,他从东田纳西州立大学毕业后短暂地打过美巡赛,之后转投金融服务领域。而柯蒂斯则在同年从维克森林大学毕业后,高尔夫职业生涯开始腾飞。虽然兄弟俩走上了不同的职业道路,但是他俩依然长得很像。 这是一件好事,因为乔丹去看延长赛的计划中少了一个关键因素。“他们没有票,”柯蒂斯笑着说。 但请记住那是1988年,门卫并没有那么严格。因此,鲍尔让亚伦来开他们租来的车。当他们到达乡村俱乐部的门卫时,保安以为他是柯蒂斯·斯特兰奇,并向他招手说:“祝你今天愉快,柯蒂斯,把他狠狠打败。” 如果故事到此结束,已经是蛮有趣的了。但是当亚伦在推杆果岭附近喝冰啤酒,却被球迷们错认为是柯蒂斯时,故事就更好玩儿了。 “想象一下,他们会告诉自己说,‘看看柯蒂斯,他就像我一样做准备,他在喝啤酒。’” 此后,兄弟俩就没再见上面,因为球场实在是太拥挤,场面太疯狂了。“不过晚上在酒店,我的电话在1:30左右响了,”柯蒂斯说,“是亚伦打来的,我们聊了一个小时,非常开心。”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